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银丰超市 > 北京银丰新融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诉张军威劳动争

http://pressplant.com/yfcs/576.html

北京银丰新融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诉张军威劳动争

时间:2019-08-10 06:1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被告北京银丰新融科技开辟无限公司,居处地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51号慎昌大厦五层5688室,注册号。

  法定代表人贾皓立,总裁。

  委托代办署理人邵铮,北京中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军威,男,1984年11月17日出生,汉族。

  被告北京银丰新融科技开辟无限公司(以下简称银丰新融公司)与被告张军威劳动争议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办署理审讯员蔡笑独任审讯,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告银丰新融科技公司之委托代办署理人邵铮,被告张军威到庭加入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银丰新融公司诉称,我公司与张军威于2011年9月1日签定有《劳动合同书》及《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2014年10月16日,张军威提起仲裁申请,要求确认其与我公司签定的《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无效,并要求我公司领取2013年11日至2013年12月31日年终奖。北京市海淀区劳动听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在我公司未参加的环境下,缺席裁决做出京海劳人仲字[2014]第11201号仲裁裁决书,以张军威所供给证据不克不及证明与我公司间具有劳动关系为由驳回了张军威的全数申请请求。现我公司对京海劳人仲字[2014]第11201号仲裁裁决书所认定两边间无劳动关系不予承认。请求判决:1、确认张军威与我公司于2011年9月1日至2014年9月22日期间具有劳动关系;2、确认张军威与我公司于2011年9月1日所签定的《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合法无效。

  张军威辩称,我未就京海劳人仲字[2014]第11201号仲裁裁决书提告状讼。我承认2011年9月1日至2014年9月22日期间与银丰新融公司具有劳动关系。

  经审理查明,张军威于2011年9月1日入职银丰新融公司,处置手艺岗亭工作,任职软件开辟工程师。退职期间,月工资15 000元。张军威向银丰新融公司一般供给劳动至2014年9月22日,当日因个分缘由去职,工资均已结清。

  银丰新融公司主意两边间具有保密及竞业限限制定,竞业限制期为去职后2年,其公司自2014年10月起按月向张军威领取竞业限制经济弥补金。张军威对此不持贰言。

  庭审中,银丰新融公司向本院提交《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一份。张军威对该和谈所显示“张军威”签字的实在性不予承认,并另行提交其本人签订但未加盖银丰新融公司公章的《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一份。张军威称2011年9月1日银丰新融公司曾向其供给《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文本,因公司没有自动要求收回和谈文本,故签订和谈后并未交回公司、和谈文本留具有小我手中且未加盖公章。张军威另暗示:两边间存有竞业限限制定,银丰新融公司当庭所出示的和谈文本与其本人持有的和谈文本内容分歧;其本人对和谈文本所载内容无贰言,但其仅对退职期间职务所涉工作内容具有竞业限制及保密权利。经询,银丰新融公司暗示虽形式上公司所提交和谈文本中所显示“张军威”的签名与张军威入职时留存的其他签名存有差别,但公司不就此申请司法判定,张军威仲裁申请确认《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无效的行为本身即意味着其对《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的承认。

  就本案仲裁环境。经查,张军威曾以要求确认银丰新融公司与其签定的《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无效,要求银丰新融公司领取2013年年终奖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劳动听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此中,张军威要求确认银丰新融公司与其签定的《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无效的根据为“不是高级办理层,没有控制焦点手艺内容,且竞业限制弥补金未达到月薪的10%”。该委缺席裁决做出京海劳人仲字[2014]第11201号仲裁裁决书,以张军威所提举证据无法证明两边间具有劳动关系为由,驳回张军威的全数申请请求。此后,张军威未就该仲裁裁决提告状讼,银丰新融公司对该仲裁裁决认定两边间不具有劳动关系持有贰言,诉至本院。

  上述现实,有告退申请书、银行转账记实、京海劳人仲字[2014]第11201号仲裁裁决书等证据材料及本案庭审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中,银丰新融公司与张军威就入职时间、工作岗亭、去职时间并无争议,且有去职申请书在案佐证,在此环境下,本院对两边于2011年9月1日至2014年9月22日期间具有劳动关系并无贰言。

  就两边间《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的效力问题。本案中,两边均向本院提交有《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文本,本文所商定内容分歧,但张军威所提交文本中仅显示有其本人签名、未见银丰新融公司公章;银丰新融公司所提交文本中仅显示有公司公章、所显示张军威签名实在性存疑且银丰新融公司暗示不申请判定。就此本院认为:起首,银丰新融公司与张军威虽别离签订并持有《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文本,但在和谈文本内容分歧的环境下,两边各自签订和谈的行为已形成对和谈商定内容的许诺,即银丰新融公司与张军威间已就保密和竞业限制权利告竣合意。且张军威要求确认《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无效的仲裁申请行为亦在必然程度上申明其明白知悉其与银丰新融公司间签订有《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鉴此,本案中两边间别离于2011年9月1日各自签订并持有《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文本的景象并不影响《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的成立。其次,据庭审陈述《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系两边志愿签订且相关商定未违反法令律例的强制性划定;张军威退职期间处置手艺岗亭工作、任职软件开辟工程师,属于法令划定的竞业限制人员范畴;张军威去职后,银丰新融公司业已按照两边商定履行了领取竞业限制经济弥补金的权利。故在此环境下,两边间《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应系合法无效。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划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张军威与北京银丰新融科技开辟无限公司于二○逐个年九月一日至二○一四年九月二十二日期间具有劳动关系;

  二、确认张军威与北京银丰新融科技开辟无限公司于二○逐个年九月一日所签定的《保密及竞业限制和谈》合法无效。

  案件受理费五元,由北京银丰新融科技科技无限公司承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十元,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主动撤回上诉处置。

  代 理 审 判 员蔡笑

  二○一五年七月十七日

  书记员张静思

  同地域最新中标企业

  北京中福通信工程无限公司

  北京中铁大都工程无限公司

  北京起飞宏业建筑工程无限公司

  中国建筑第二工程局无限公司

  北京市京电博源供用电工程安装无限公司

  北京和平幕墙工程无限公司

  北京天恒扶植集团无限公司

  中铁天丰建筑工程无限公司

  联通系统集成无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