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殷店 > 举报随州刘氏黑社会团伙犯罪事实(转载)

http://pressplant.com/yd/70.html

举报随州刘氏黑社会团伙犯罪事实(转载)

时间:2019-06-18 11:31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海角论坛[我要发帖]

  湖北省随州市刘氏家庭,老迈刘兴勇(绰号刘尾巴)、老二刘新海(绰号刘小狗)、老三刘新春(绰号刘三)、刘丛(绰号刘小二,系刘兴勇之子)及其成员构成黑社会团伙,作恶随州市万和镇十余年,无恶不作,被其殴打欺诈者上百人,制造多起危险案件,形成轻伤二十二人、轻伤五人(此中一人成为动物人)、不法拘禁六人。受口角两道照应,刘氏团伙至今未被追查,无一人坐一天牢,其次要犯罪现实如下:

  自1998年,刘兴勇(绰号刘尾巴)曾担任万和镇青苔村党支部书记,操纵与政界人员接触较多,联系便利之机,起头与其同胞弟弟刘新海(绰号刘小狗)、刘新春(绰号刘三)等人混迹于万和镇青苔村、西沟村、双湾村、万和村及随北部门乡镇一带。因刘新海、刘新春兄弟二人日常平凡爱无事生非、逞强斗狠、逼迫群众,又有刘兴勇曾担任党支部书记的呵护,疏通政界人员关系,使刘氏兄弟名声不竭扩大。特别是刘兴勇之子刘丛(绰号刘小二)长大成人后,更是有过之而不及,一些社会闲杂人员因敬慕刘氏团伙的狠气而与之称兄道弟,志愿投奔其门下,听命于刘氏兄弟的放置和批示,遂步构成了一个较不变的犯罪组织。该组织的布局较为不变,人数较多,有明白的组织者、带领者、若干成员相对固定。他们多次处置挑衅惹事,居心危险,聚众斗殴,欺行霸市,逼迫群众,人们敢怒而不敢言。

  1、2003年8月,刘氏团伙成员李志强到车店村村民赵文举的山上,盗砍了一车松树被赵文举拦下。三天后,刘小狗带人来到赵家兴师问罪,将赵文举打的住进万和镇卫生院。在赵文举住院期间,刘尾巴竟跑到病院要挟赵文举说“老子有的是人,你要不服气还再闹,小心老子要你命”。赵文举未敢报案。

  2、2004年刘小狗拖欠大西沟村张金海2500元工钱不断拒付。2009年张金海病重,其妻梁桂莲于7月11日到刘小狗家中讨要,刘小狗不单不付钱,还脱手抓住她的头发把其拖出门外扔在大街上,梁的衣服全被撕破,梁爬进屋苦苦哀求还工钱拯救,刘小狗抓起凳子就朝梁身上砸去,直到被刘妻祁星拦下,梁才幸免于难。因无钱医治病恨交加,张金海没过几天就含恨死去。

  3、2005年刘丛在青苔创办德律风超市,随州市金林木业无限公司安徽籍工人到其超市打德律风,两边为话费呈现胶葛,为此刘尾巴亲身率领20多人到公司老板家勒要19000元完事,不然就又要打人和抄家,因怕刘尾巴报仇,受害人又未敢报案。

  4、2006年5月,青苔小学教员何连华由于当众说了一句合理话,刘小狗感觉伤了本人伴侣的体面,找到学校用砖头把何连华教员佳耦砸成轻伤。

  5、2006年为掠取建筑随州至岳阳高速(随州段)公路用沙沙厂运营权,刘小狗率领黑恶势力人员一百多人。照顾火枪、长刀、砍刀等凶器与殷店镇黑恶分子殷菊省(已被以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刑)进行火拼,最终抢占了殷店镇沙场从中牟取非暴利。

  6、2007年3月,刘小狗家盖新房,请青苔村民王小水为其吊水井,王小水怕刘不会付工钱便以身体有病为由拒绝。不久,王小水亲戚家建房找王帮工,刘小狗传闻后把王从衡宇顶上叫下来骂道“老子叫你挖水井,你给脸不要脸”,说完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间接拍在王小水的头上,王小水其时就血流满面、流血不止的倒在地上,迫于刘氏的淫威没有人敢报警,王小水被其妻子送到病院后不断不敢吭声。

  7、2007年5月,青苔四大队祁绪成在本人承包的河内掏铁砂,刘丛带着多名团伙成员要挟说“这条河的每条船要向其交庇护费”,要祁按月交庇护费被拒绝,后刘丛又多次找到祁要按吨抽成又被祁拒绝。同年6月15日,刘丛带着二十多人在青苔河滩把不听他话的祁小腿打折,并把祁的淘沙船砸坏,导致祁在病院住院长达两个多月,祁被法医判定为轻伤(万和派出所有存案)。过后刘丛却迟迟不归案,几个月后在祁绪成家眷的举报下,刘丛才被随州东城派出所抓获,但没几天刘氏团伙通过关系就把刘丛放了出来。

  8、2008年8月,随州市曾都区卫生局法律大队戴广鹏等三名法律人员,到万和镇青苔村刘汉超卫生室(无证行医)法律查抄时,刘小狗将其三人不法拘禁四小时,直到派出所和卫生院蒋院长来后才放人,刘小狗并对蒋院长进行漫骂和侮辱。

  9、2008年6月,刘小狗强行在河流上掏铁砂,使万和镇到青苔村的河堤多处被毁,汛期时令很多农人因而受灾。2008年9月14日半夜,万和小河村书记丁新超与群众代表王绍远、梁华斌等人前往阻遏刘小狗他们不法挖掘河流的行为,被刘小狗叫来20几个同伙打伤住院20余天,王绍远被打掉两颗门牙。

  10、2009年10月20日,万和街道居民彭申和其母亲到青苔香菇市场买香菇,在青苔街上由于车子呈现毛病没能及时给刘小狗的车让路,刘小狗张口就骂“你日的,看到老子的车来了还不快给老子让哈”,彭申和其母亲还没注释就被刘小狗叫来十几小我殴打,把彭申及其母亲胸部、背部、头部打青,彭申在家躺了一礼拜没能出门。

  11、2009年9月,刘小狗开着车在万和街道黄前生门口打德律风,黄前生感觉刘小狗的车轮胎槽很深,猎奇的用脚把刘小狗的车轮胎踩了一脚,刘小狗开窗骂道“你妈的不得过,你踩老子轮胎弄球”,说完刘小狗在门口街道上捡了一块砖头把黄前生砸得满头是血,并用脚用力踢躺在地上的黄前生裆部和肚子,后被四周邻人拉开,迫于刘氏的淫威黄前生不敢报警。

  12、2010年6月,尚市镇的张平和侄子张博开着小货车往万和镇送货。货车弹起的石子落到刘小狗的车上,刘小狗便驱车将张祥的车拦下,用砖头将张的头砸破,刘小狗还感觉疑惑恨,又打德律风叫来五个帮凶,将张祥叔侄二人一顿毒打,叔侄二报酬此住院一礼拜。出院后没敢吱声,也没敢找他们补偿医药费。

  13、2011年,刘丛多次到随州市南郊春风驾校收庇护费,被驾校老板邱锋拒绝。4月21日刘小狗、刘丛带了20多人拿着铁棍、砍刀等凶器,把邱锋办公室家具全数砸坏,办公用品被扔到门外。迫于刘氏淫威,邱锋不敢报案。

  14、强占河流建房:刘氏团伙不只在河流里乱挖乱采矿砂,刘氏兄弟还强占河流建房,导致河流堵塞,以致河滨庄稼经常被淹。2011年随县县委副书记刘辉煌,在颁布发表本届万和当局带领班子录用大会上,公开愤慨的说道“万和镇谁有这么大的胆量,敢在河流地方盖楼房”。刘氏兄弟强占河流建房处,位于青苔村桥头正处河流主泄洪口,1989年6月7日的洪水由此段决堤,还夺走了青苔村13条人命。

  15、强占道路建房:刘氏团伙在青苔老街通往新街的主通道路口上强行建房,以致本就不宽的街道在此处愈加狭小,交通受阻留下庞大的消防隐患。2010年8月初,刘氏团伙在没有通过村、镇、规划部分核准的环境下强占道路建房,青苔村书记曹世文找到刘三奉告“这是交通主道通道口,本就不足十米的消防通道道口不克不及盖房”时,刘三恶狠狠的说“这个房子老子盖定了”,8月27日半夜曹世文和万和镇副书记龚成新在家中谈事,刘三带着人闯到曹家当着龚书记和世人的面骂道“谁敢阻遏老子盖房,老子杀谁全家”。最终刘三仍是众目睽睽之下,在消防通道道口把房子建起来了。

  刘氏兄弟,通过一系列的违法犯罪勾当,刘新勇、刘新海、刘丛牢牢树立和确立了在组织中的组织者、带领者的地位,刘新春、梁和前、李小军等人积极参入构成相对固定的骨干成员。该犯罪组织通过有组织的实施违法犯罪勾当牟取经济好处,具有必然的经济实力,据此支撑该组织的勾当。

  1、1999年11月,为了争抢万和镇居民的矿石,刘小狗和梁和全率领厉山镇请来的二十多个混混照顾砍刀、东瀛刀等凶器将、姜三、陈国平、熊双喜等人砍成轻伤。其时梁和全被抓判刑五年,刘小狗逃逸后不了了之,至今逍遥法外。(派出所有存案)

  2、2003年除夕,现任青苔村书记曹海涛其时任青苔村主任,刘尾巴因思疑曹白日偷听其家里人谈话,当晚亲身持刀至曹书记家将曹左手韧带肌腱砍断,后曹被法医判定为轻伤。(派出所有存案)

  3、2008年6月,刘尾巴租用青苔双湾村三组余万发的农田办铁砂厂的合同到期,但刘尾巴拒不付房钱,余提出收回农田,刘便对余进行了殴打以致其头破血流,余万发的农田此刻仍然被刘氏团伙强行并吞。

  4、2008年,刘尾巴在双湾村的铁砂厂为了扩大利用面积,强行封掉公路到河滩的道路,并居心用矿砂渣、泥巴、烧毁灰土把周边河滩中的沙搅拌得得到价值,导致旁边沙场老板刘玉林开了十几年的沙场倒闭。

  5、2008年9月,刘尾巴及其弟妇孙晓慧,带着大队人马私挖青苔大房湾村张静、张华本村位于旱沟的承包山创办铁矿,并口出大言“在这里我想怎样搞就怎样搞,看谁有本领阻拦”。张静、张华迫于淫威怕挨打不敢吭声。

  6、2009年9月,刘丛为了承包本地石材厂工程,在没有协商好的环境下,率领四辆轿车20余人带着利器,要挟青苔大西沟村村民,强行为石材厂修路填堰。

  7、2010年4月,刘氏团伙为了强占矿山,刘尾巴带人把青苔一大队大房湾村村民刘新海(和刘小狗同名)打成轻伤,后刘新海报警(派出所有存案)。但派出所就让刘氏兄弟赔了点医药费,就渐渐结结案。

  8、2010年4月,刘尾巴为了开采铁矿,强行把尖峰村七组村民黄保成自留山树木锯掉,并用挖掘机把山场严峻毁坏,并不给任何弥补。黄保成和弟妹杨金林找到刘尾巴讲理,刘尾巴叫来刘小狗和刘三,并打德律风叫来十几个打手,手里拿着钢筋棍和钢管把黄保成和杨金林打得在病院住了两个礼拜。

  9、2010年6月,刘氏兄弟为了开采铁矿,强行把尖峰村8组杨先峰的8亩耕地、杨先成的12亩耕地占为己有,至今不弥补分钱。9月7日杨氏兄弟找刘小狗理论,刘小狗叫来打手梁光勇等人,把杨氏兄弟打得头破血流。

  10、2010月20日,为了架空不听话的石材厂,刘尾巴之子刘丛率领黑恶势力分子十多人,手持刀斧等利器,带着挖掘机强行到市招商引资企业金磊石材厂厂区挖矿井,并将该厂厂门堵了半天。下战书再次强行冲向厂区时被厂里愤慨的工人赶了出来。

  11、2001年国度储蓄仓库三七三处要革新储蓄洞,承运工程由随州市四海公司竞到。刘小狗收到动静后,在三七三处附近以低价买了一段河。其时四海公司曾经与代庄村委会签订了运沙合同,刘小狗带着人找到村主任马义堂,当众将马义堂主任打垮,当着世人的面要马义堂向刘小狗下跪。其时刘小狗带着三辆车,车上满是黑社会的人,预备把马义堂带到随州整治,去世人的劝阻下才放了马义堂。强逼四海公司用他的沙,并不准任何处所的沙进入三七三处,四海公司无法只好高价利用他的沙。刘小狗从中牟取暴利几十万元。

  12、2010年7月份,王迪在倒峡村河沙岸掏铁沙。刘丛找到王迪交庇护费,并说万和镇境内的地皮任何人都要交款。最初刘丛带着团伙成员“科子”(李传科)勒索王迪5000元庇护费。

  13、2011年5月,刘尾巴和刘丛率领团伙成员8报酬强占铁矿矿源,强行并吞万和镇大房湾村曹金华等五户山场和地,曹金华等敢怒不敢言。大房湾村书记梁广军愤愤不服的说道“我们村共有十几家农户的农田和林地被刘氏兄弟的铁矿强占,谁分歧意谁就会挨打”。

  14、2011年8月,刘尾巴和其子刘丛为了强占铁矿矿源,强行并吞大房湾村梁全园的地,梁分歧意成果遭打住院,梁被打成轻伤。迫于刘氏淫威,梁全园至今不敢报警。

  15、2011年8月份,刘小狗为了协助随州钟先勇的矿山通电线杆,强行砍掉了青苔村吴远波和祁海林几百棵白杨树。并扬言“谁敢找我要钱,我不但砍树,我还要砍腿”,吴远波迫于无法没敢吱声。

  16、2011年10月,刘小狗为栽电线杆强行砍掉青苔王家湾村万海平的杨树,万前往阻遏时被刘小狗指示打手钱三,打伤万海平并拒付医疗费,还扬言要生坑万的女儿,此事万海平已到派出所存案。

  17、2011年11月20日,刘小狗在青苔九里湾村栽电线杆,强行把电线杆栽到村民邹近海田内,邹妻子分歧意,刘小狗就朝邹近海妻子脸上打了几耳光,并强行把电线年下半年刘簇集世人在青苔庞有元家赌钱,刘丛供给赌资放高利贷,并供给毒品(毒品器具被派出所收走)。

  19、2010年刘氏团伙成员刘小狗、刘三、刘丛在青苔街刘念家开设赌场,放高利贷聚众赌钱三个多月,获取暴利一百多万元,以致万和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至今还有十几人因无力了偿赌债,流离在外不敢回家。

  20、2010年夏历腊月二十七,刘小狗、刘三、刘丛在青苔街邱四家中开赌场放高利贷聚众赌钱,以炸金花的体例每一万元抽水一千,每盘一抽。欺骗青苔沙场老板刘玉林的儿子刘幸,回家偷来其父多年的血汗钱十四万元现金参与赌钱。成果刘小狗、刘三用暗码朴克赢光了刘幸所有现金,外加场上六万元高利贷。后刘氏兄弟提出能够打借条继续赌,刘幸又输了二十二万元(打着借条的高利贷),就如许刘幸当晚共输掉了四十二万元。同年,腊月二十八上午,刘三、刘小狗来到刘幸家强逼其父刘玉林还赌债,迫于刘氏兄弟的淫威刘玉林拿出了养老的三万块钱。腊月二十九早上,刘玉林家正在吃年饭,刘氏兄弟又带人掀翻了他们家吃年饭的桌子。2011年6月,刘幸生育后代摆满月酒待客,刘氏兄弟又带人赖着不走扬言“今天不还钱就搅掉你们的饭局”。刘氏兄弟要挟刘玉林不还赌债就杀刘幸,多次要求其卖掉房子来还赌债,被刘玉林拒绝。刘幸至今在外流离有家不敢归,有儿不克不及养。

  21、2010年7月份,刘丛为收青苔张小康的高利贷,派人将张小康拘抵家里要钱,张小康欲砍掉手指抵债被阻遏,张小康又欲咬断手指又被强行阻遏,此次刘丛放了张小康。昔时8月刘丛又在随州一家旅店派人把张小康拘在旅店时间长达24小时,张小康无法先交了2000元高利贷。(张小康共借高利贷17000元有欠条,还2000后不让改欠据),才将其释放。

  22、2009年刘丛为收回青苔村吴九龙赌钱借的8000元高利贷,带人到吴九龙家用大铁锤砸乱了吴九龙家的楼梯,并要挟若再不交款就开铲车铲平吴九龙家的房子,无法吴九龙父母四周借钱交了高利贷这事才平息。

  23、2010年4月,刘丛、刘小狗、刘三骗青苔村一组杨前锋赌钱,在青苔街吴超家顶用暗码扑克骗取杨前锋财帛五万多元,此中高利贷三万元,并派黑社会的人抽水提成,每一局提100元,为追回高利贷派黑社会的人逼其父母以要杀杨前锋相逼还高利贷赌债。

  24、刘氏团伙位于青苔河滨的铁矿,不法侵犯农人林地、间接往河内排放铁矿废水、倾倒矿物垃圾,后被村民举报给各个部分。2011年12月6日下战书,刘氏黑社会团伙头子刘尾巴、刘小狗、刘三、刘丛纠集随州黑社会四十多人到青苔头,疯狂报仇举报人祁海林,为树淫威疯狂叫嚣“搞死一个五十万”。刘丛叫人开着铁矿上的皮卡车把祁海林侄子祁伟撞飞七米远,形成祁伟肋骨撞断四根和肺部出血,住院医治一个多月,经判定为轻伤。随州人罗万军刚好从此路过,被刘小狗等人黑势力误认为是祁海林的家人而惨遭疯狂乱砍,罗万军就地身中十几刀头盖骨也被砍开病入膏肓,送到随州核心病院时生命体征降到冰点,血压降到30—60,经病院全力开颅急救至今不省人事。罗万军经判定为轻伤。刘氏团伙与本地公安机关告竣君子协定,由间接持刀砍伤罗万军的人投案自首,而组织批示者至今不受法令追查。

  25、2011年11月8日上午10:30分,刘小狗、李小军、梁和前率领团伙成员三十余人来到万和镇老北街,为强占农人熊忠宝的菜地及衡宇搞房地产开辟,在未经协商的环境下强行用钩机把菜地铲平。熊忠宝72岁的老母亲上前阻遏被刘小狗用铁锹打到在地,熊忠宝弟妹用身体护着老母亲被几十个混混打的片体鳞伤躺在地上不克不及动,侄女熊琦(20岁)也被毒打,熊琦最初爬上楼顶跳楼欲他杀,被村民救下,派出所接到村民报警到现场看看就走了,以至还说“你们之所以挨打,是妨碍了他们施工”。

  26、2011年11月13日,刘小狗和李小军在没有给任何弥补的环境下,带了50多人强行把万和镇老街刘传香(现年70岁)的1.40亩菜地铲掉,还要拆掉她的老房子,刘传香去阻遏时被刘小狗拳打脚踢,刘传香儿子见状前往阻遏,被刘小狗和李小军拿着铁锹冲上去要砍,刘传香儿子周军见势不妙拔腿就跑,至今不敢回家。

  27、2011年11月4日上午8点,刘小狗、李小军和翟念带来随州(以劳教刚释放人员李向军为首的黑社会分子)一百多人,强行将万和镇老街李大成的1.74亩菜地用铲车铲平(没协商也没弥补),李大成见此上前阻遏不要他们铲,翟念抓住李大成绩打。李大成的儿子预备上前拉架时,李小军和刘小狗上前拦住其儿子说“你么意义”随后抓住就打,后刘小狗还说“你敢夹生老子要你的命”。随后铲车又将祝承华和祝小四的菜地和祝家的老祖坟也一路铲了,两人上前阻遏时刘小狗和李小军拿着铁锹冲过去就是一顿猛打。

  28、刘小狗为了把万和镇老街口上杨五兄弟几个的住房拆了,还在协商期间时,刘小狗、刘丛和李小军、翟念带来随州黑社会分子30多人对杨家兄弟几个轮流进行毒打,强逼其同意接管,将杨三的鼻梁骨打断。

  29、2010年9月12日,刘小狗为了强占万和镇街北祝承德的菜地,把祝承德白叟打得在病院住了7天。

  30、2010年9月9日,刘小狗率领黑社会团伙分子(头戴平安帽,手拿新铁锹)强行并吞万和镇老街农人周宗汉的自留地,将周宗汉妻子李琦和62岁老母亲就地打昏,刘小狗和李小军还说“你们只需和老子作对,老子搞死你们个把人,老子们股份多,有的就是钱,大不了花点钱照样摆平”。

  综上,刘兴勇、刘新海、刘丛为达到称霸一方,不法节制、垄断运营,牟取经济好处的目标,在多年的糊口、出产、运营勾当中,凭仗三人持久构成的狠气,遂步构成了以其三报酬焦点,以李传科、李小军等为骨干成员的犯罪团伙。该犯罪团伙通过有组织的实施聚众斗殴、挑衅惹事、巧取豪夺、不法运营、强迫买卖等违法犯罪勾当,逞强斗狠,无事生非,为非作恶,逼迫、摧残群众,在必然行业、必然区城内构成了不法节制,严峻粉碎经济次序、糊口次序、办理次序、公共次序,其行为均已形成组织,带领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我们于2011年12月底向公安部举报了湖北省随州市刘氏黑社会团伙的现实。承蒙贵部各级带领注重,责成湖北省公安厅成立了专案组,于2012年3月6日来到随州就我们举报的刘氏黑恶团伙的犯罪现实进行了查询拜访核实。在查询拜访期间,有的受害人在外埠打工,有的联系不上,有的卷宗派出所不予共同,取不出来。专案组颠末十多天的勤奋,终究把举报案件件件落实并查询拜访清晰。认为我们举报的材料全数失实,专案组同志也就查实的环境向省厅带领作了专题报告请示。然而几个月过去了,在刘氏黑恶团伙庇护伞的干涉下,对该团伙的查处大有不了了之之势。

  主帖获得的海角分:

  楼主讲话:1次

  发图:0张

  添加到话题

  作者:u_101590378

  时间:2015-05-09 21:08:00

  哪算什么,我们随州市南郊有个张书记,名字叫张自能,贪污上万万,年轻时就是个混混,不晓得怎样混到个书记当,可见随州市大局有何等败北,村里人个个看到张书记都恨入骨髓,但都恐惧他,把村里集体财富占为己有出租收租,还低价出卖村里财富给本人亲戚,村里人其实看不下去就集体去市委密告他,当天三更里此中带头起诉的一家村民家里就来了几小我,往那家村民家大门上开了10几枪,随州啊,什么社会。黑社会。。。

  作者:DAI鹏918

  时间:2015-08-29 15:39:00

  此刻怎样样的,有没有被抓

  作者:u_106107895

  时间:2015-09-28 15:50:00

  这些人,无法无天,随州贪官太多了

  作者:Zrb19700122

  时间:2017-03-26 22:26:00

  既然有这么多的案例,为什么没有制裁?此刻的莫非真的变质了吗?仍是……

  郑新金金煤矿技改矿井几次违规疯狂采煤、卖煤拖欠矿工工资(原创首发)

  “套路贷”跨界进化?这个社会怎样了?

  举报黑龙江省密山市黑恶势力高朋司理李福春

  河北廊坊固安法院对“1.27”专案杨玉忠涉黑枉法裁判的环境反映

  请恪守海角社区公约言论法则,不得违反国度法令律例

  答复(Ctrl+Enter)

上一篇:问题列表

下一篇:随县殷店张道军